书评周刊·书情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夜太短,梦太长,这个梦是因为电影才显得分外悠长。作家毛尖的这本最新随笔集收录了她近几年主要在《收获》上发表的有关电影的随笔。“打我打我”“欲望轻喜剧”“一个人可以在哪里找到一张床”“外遇”,这些标题一如既往地展现了毛尖式的“情色”语法,但这也是她的障眼法和修辞术:电影从来都是欲望的艺术。

  毛尖的好,在于她总能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找出不同电影文本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将其统合在一个主题之下。通过“谋杀”“火车”“外遇”“牌局”等关键词,毛尖的这个长长的梦几乎就是大半部世界电影史。少了她豆腐块影评短文中常见的锋利,这些随笔更多的是她对逝去的电影岁月的温情和敬意。面对电影,毛尖就像罗兰·巴特说的,控制不住被它席卷而去,这些年跟着毛尖一起看电影的文艺青年,也很难不被毛尖的文字席卷而去。(沈河西)